詳詢熱線:18620280086

熱議:中通、韻達宣布調價,其他快遞跟不跟?

距離一年一度的“雙11”還有不到兩個月,作為其中重要保障環節的快遞企業已經坐不住了。

中秋節期間,兩家民營快遞巨頭中通快遞和韻達股份陸續發布通知,稱將調整部分地區的快件派費。

不過,據記者了解,派送費用的調價并不意味著所有區域的終端快遞費也會隨之上調,而是會根據各加盟網點的承受能力和競爭狀態決定。

“派送費”提價

此次提價始于中通快遞的一份通知:從2018年10月1日起啟動快遞費用調節機制,調整全國到上海地區的快遞費用,具體費用調整幅度由當地服務網點根據總部指導建議并結合各自實際情況實施。

隨后韻達股份也表示,為緩解派送壓力,將全國各網點到達上海地區的快件派費上調0.5元/件,其他地區的費用調整時間另行告知。

這并不是快遞企業第一次在雙11前夕調價。

2015年雙11之前,包括圓通速遞、中通快遞、申通快遞、韻達快遞等主要加盟制快遞公司,都曾下發內部通知,將派送費最低標準上調至2元/件。

所謂的“派送費”,并不是消費者要遞送快遞所支付的費用,而是加盟制快遞企業旗下的各加盟網點,相互派送跨區域快件時結算的費用,即發件網點要支付給派件網點的費用。

一家民營快遞企業的管理層對記者透露,其實這幾年的派送費一直在上調的趨勢中,上調派送費主要是由于地區發展的不平衡,發件主要集中在東部發達城市,一些欠發達地區的網點基本就只有派件業務。

那么,派送費上調后,上漲的這部分費用是不是會進一步轉嫁給消費者呢?在我國的民營快遞市場,除了順豐速運,包括“四通一達”在內的大型民營快遞,都是通過加盟的方式迅速擴張。在這些加盟制快遞企業中,總部是一個松散的管理機構,把運單預收費作為主要的收入來源。

這意味著加盟商數量越大,遞送量越大,總部銷售的運單就越多,獲得的收入也就越多。此外,各地網點如果需要總部投建的轉運中心進行中轉分撥,還會繳納一定的中轉分撥費用。

各地的加盟商才是真正對快件遞送的成本和價格負責的一方。這些加盟商要自行購買車輛,招聘員工或者將下屬的站點分包。因此消費者一般看到的快遞價格,并不是由總部制定,而是各個地方加盟網點自行確定。

一些網點甚至還把定價權下放給了旗下站點的承包商,只要有得賺,承包商也可以再跟顧客討價還價。

因此,此次各快遞公司總部陸續發出上調派送費的通知后,并不意味著所有區域的終端快遞費也會隨之上調,而是會根據各加盟網點的承受能力和競爭狀態決定。

如何擺脫“增量不增收”

縱觀過去幾年,各家快遞公司總部的派送費其實每年都在調高,但相反,消費者實際支付的快遞費卻是不升反降。

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的快遞均價已下降到不到12元,2015年是13.4元/件,2014年是14.65元/件,2013年是15.69元/件,2012年是18.6元/件,而早在2005年這個數字是27.7元/件。

快遞行業的毛利率,也從2007年的30%,下降到2017的5%~10%,一些加盟網店甚至在虧損運營。

這與快遞企業的成本連年上漲不無關系。

中國快遞咨詢網首席顧問徐勇對第一財經記者透露,在快遞企業的成本構成中,油價成本占10%左右,而人力成本則占到50%左右。如今快遞公司競爭激烈,人員流動大,要招到一個合適的操作工都很難,這也使得快遞行業一線配送人員的工資每年都在上漲。

雖然成本不斷增長,快遞費調價卻不是件容易的事。過去幾年,國內快遞企業大多同質競爭,為了爭奪市場份額,價格戰打得越來越激烈,尤其是遇到“雙11”、“雙12”等電商促銷時,由于基本是單向運輸,遞送“有去無回”,成本至少激增50%~70%,而快遞價格又很難上漲,因此普遍陷入“增量不增收”的尷尬。

不過,經過了十年的雙11磨煉,如今的快遞企業應對包裹的激增已經游刃有余得多,并且都在通過技術投入來降低運作成本。

據記者了解,為了應對旺季生產,比較大的快遞企業這些年都投入了大量的資金,采購自動化的設備代替人工,包括自動分揀和無人倉等。

“雙11已進入第十年,靠早年堆資源、拼人力的方式已行不通,需要通過技術與創新,用相對低的投入取得更好的結果,在大促下也能降本提效。”菜鳥2018年雙11項目副總指揮孫建指出,最近三年,“雙11”的打法和構成有一些改變,更強調把多種角色更好地在線協同,還有更多新技術的應用,包括電子面單、智能分單等。

中國快遞協會副會長孫康則指出,雙11每年最大的考驗都在末端,今年也不例外。“去年前端通過菜鳥網絡平臺提供的數據計算,已可以有節奏、按計劃地分批次地處理快件包裹,今年要更關注末端,如何通過技術支撐打造終端平臺,對終端服務生產作業組織模式進行創新。”

11选五开奖结果